热门标签

全部 MMD 弱音Haku 和泉纱雾 宅舞 福利 Happy Halloween 声优 漫画 Pink Cat 情色漫画老师 初音Miku 恋dance LoveLive RE0 1月新番 艾米莉亚 VOCALOID coser 动画 你的名字

比企谷八幡

  比企谷八幡,动漫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中主人公。从小就是孤独一人,至今留下无数心灵创伤,也因此常玩自问自答的猜谜或脑筋急转弯,偶尔会自言自语。是个思想貌似非常成熟的高二病患者,时而会说一些超龄的言语,时而又非常幼稚,了解人际关系的复杂和险恶,能一眼看穿他人本质。时常把自己孤立起来并非出于什么伤痕,而是其性格本身的抉择,因黑历史而习惯了受伤,对之后的处事方法有极大的影响。即使现在已和一众其它角色较为友好,但其实还是暗地里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角色背景

  称号由来

  大老师的“老师”出自《变态王子与不笑猫》第五卷第一节中有一句话“小豆梓并不在意这种氛围,这是因为她本来就已经习惯了吧,我想。真正的孤独是最强的,八幡老师的青春恋爱喜剧指南书上是这么写的。”而“大”是当时第三四卷的翻译君为了区别平冢老师和八幡而加上去的,结果意外的贴切,经过一段时间,就这么定下了。

角色形象

  文科成绩极佳,常常引用某些出名篇章(宫泽贤治﹑夏目漱石、太宰治等)文科实力测验国语年级第三,数学则极差,只得9分为列全级最低。因成绩不会公开只会告知本人,完全隔绝自己的比企谷的成绩完全无人知晓。

  从小就是孤独一人,至今留下无数心灵创伤,也因此常玩自问自答的猜谜或脑筋急转弯,偶尔会自言自语。根据雪之下雪乃及由比滨结衣的说法,常一边看书一边傻笑。孤独的达人,由于长期的单人校园生活,对事物有着独特见解。

  思想成熟,了解人际关系的复杂和险恶。认为干脆地把自己孤立起来,并非出于什么伤痕,而是其性格本身的抉择,即使已和一众其它角色较为友好,但其实还是暗地里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全力婉拒由比滨暑假活动的邀请,在街上见到户冢时发现对方和网球部成员在一起便刻意避开)。

  由于总是单独一人,在班上反而有种特殊的存在感,在因完全不跟人说话而非常显眼的同时,又很容易被人忽略(班上的人都对他印象深刻,但很少人在意他),在团体活动中也由于沉默而让人较难察觉,常自嘲可以做忍者。值得一提的是他至今未能记住班上大部分同学的名字和样貌,分别在第一次与由比滨﹑户冢以及川崎说话时都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和对方同班,户冢更已同班了两年。

  在高中入学第一天,特意提早一小时上学,结果因为救一只冲出马路的狗而踩自行车冲过去,遭一辆豪华轿车撞到住了三周医院,狗主是由比滨,但由于比企谷本人完全没有留意到狗主(由比滨亦刻意不提),直到曾在对方拜会时见面的小町认出并告知后方知悉。而该辆豪华轿车则是雪之下家的车。

  中学二年级时曾因抽签成为男班长,和女班长相处得不错,误以为对方对自己抱有好感,结果表白被拒,相近事情发生不只一次,是其最深刻的心灵创伤之一。甚至会说出“我最讨厌温柔的女生了”这样的话。也让他在察觉到由比滨的好感时仍刻意视而不见,甚至直白地说出由比滨不必对自己的孤单感到怜悯或内疚。

  反之,和户冢的相处就相当放开,因为自己绝对不会对男生抱有恋爱的情感,虽然本人常常因户冢的举止而心头小鹿乱撞。

  由于长期不受欢迎,与来自父亲的经验,所以能初次见面便能看穿雪之下阳乃外表的伪装。

  虽然没有对象,但志愿是做“家庭主男”(因为不必应对社会上麻烦的人际关系),本身貌似也有相当的家务能力。

  唯独对作为妹妹的小町有点过度保护。总是对妹妹的要求无法反抗,甚至会为了妹妹在自己最讨厌的夏天高温的情况下出门,去书店买数学(注意是数学)参考书。自己则会先努力看懂再向妹妹施教。曾坦言如果法律允许或小町不是妹妹的话,自己绝对会越过雷池,然后被他父亲所杀(比企谷家的父亲是个极度女儿控)。被妹妹小町说“如果是哥哥的话也绝对没问题。”而感到感动。

  是一个十分爱好千叶的千叶人。

  没有朋友,在学校内人际关系为零,手机内除了家人的基本上没有其他通信对象。曾被出于同情而询问邮件地址,结果就是两周里,多次地发邮件过去,那边一次都没回信。

  经常会在心理描写自己是一个伟大的人。也会在心中吐槽自己不会工作的各种原因。

  发呆打发时间的功力无与伦比。在第九卷中明言,最高纪录可以发呆八小时。

  曾经在街上偶遇过户冢彩加,于是就产生了每星期都要“偶遇”彩加一次的想法。

  不想外出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不想遇到旧识。

  出奇的是一个绅士,对有困难的人不会漠视。更甚在帮助学妹的时候被再三误会。

  经常在学校和家中列出种姓阶级和金字塔阶级,无论是哪一种,他都会将自己列入最低那一层。

  在家里按金字塔顺序排列过等级关系:“第一是老妈,第二则是小町,第三是玛卡库拉(猫),第四是老爸,第五是我。”

  被父母的差别对待尤为明显,心中进行无数次的吐槽。比如午饭钱小町多一倍,外出时车费只给小町(午饭也是)。生日的时候会有个蛋糕,(没有人替他庆祝)甚至名字都被他母亲弄错,没有蛋糕的话就只有一万日元。小町则是外出食饭,有压岁钱,有礼物,也有蛋糕。小时候在圣诞节的时候,被父亲教导过圣诞老人并不存在(意图明显啊),从此就不相信有圣诞老人。小町则年年都会心想事成。

  多次用拿奖学金免缴学费之类的方法获取零用钱,并自称自己是炼金术士。

  试过去类似庆功会之类的场合,但总会被当成空气。

  与户冢彩加一起去过电玩室,但由于日本照大头贴的地方不允许男性单独进入,与户冢彩加能顺利进入感到该禁区兴奋不已。也与户冢彩加顺利照相。

  心中吐槽是他其中的一个特技而且不擅长记人脸,在小说柔道部向侍奉部提出委托的时候,给委托的三人称作“薯类三兄弟”。分别叫土豆、紫薯和芋头。

  在中学的时候由于记忆力好,一下子就记住了全班的姓名。但被人说成是恶心。

  在中学的时候由于多次跟自己暗恋的女生选择同一个时间回家(单纯同路)被说成是跟踪狂。

  经常会无意识地读出别人的潜台词,对这点自己也是比较苦恼。

  妹控的程度非常恐怖,经常有意无意都会在熟人面前不断过分称赞小町或说出妹控宣言,甚至在她们面前说过如果不是兄妹就算犯罪也要得到小町。小町表示如果哥哥不是亲哥哥结婚也是可以的,这句话说出以后顿时冷场,八幡则泪流满面。

  从小就被教育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社畜,对自己的父母在过年的时候一定会嬉皮笑脸,如果不这样就无法获得压岁钱。小时候就算获得压岁钱以后,压岁钱就会被称作“妈妈银行”(笑)的迷之机构所收缴。

  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会和自己的父亲对立。例如第七卷中,八幡父亲曾让他带的土产包括几瓶日本酒,但八幡在收下钱以后就以“让未成年人买酒是犯法的“理由把买酒的资金吞没,除父亲外所有家人都有土产。

  在高二升高三的过渡期时(冬天),因无法在教室待下去(主要是教室有暖气,一般人不会出去挨冻而八幡讨厌人群)所以选择在”老地方“吃午饭。并以:”前段时间午休的时候我看到我的桌子上放着大号的塑料袋,我的位子俨然成了垃圾收集处了。所以,我要是在那里吃饭大家就没地方扔垃圾了,这多不好!“来自我安慰。

  明明不想工作,讨厌工作却会不由自主地去工作。(主要是受到雪之下的影响)

  由于有着许多不堪的过去,察言观色的能力不比由比滨结衣差,经常会准确地判断一个人在想什么,意图是什么。

  单独一人逛商城的时候(估计是被母亲或小町喊去跑腿),逛到女性用品区的时候,会受到强烈的戒备。

  为妹妹的考试祈福曾去过许多神社,并求得类似护身符之类物件。

  在小町考前抑郁达到极致时安慰小町:“没问题,如果只是养多一个人的话我想没问题的。毕竟我们爸妈有好好工作,如果他们不肯我就死皮赖脸的去求他们。”

  其实有作为教职人员的资质,但自身觉得麻烦而把这个想法扑灭了。

  经过第九卷的圣诞夜以后,似乎一色彩羽让八幡产生了些许保护欲与一定程度上的罪恶感(主要是学生会长的事情)。虽然八幡会提醒自己一色彩羽是在演戏,但他自己却本能性地去帮助并陷入一色彩羽的陷阱之中。

  对三浦优美子有着好感,但并非是恋爱之类的情感,而是对她的本质有好感。三浦的单纯与没有添加虚伪的情感,让八幡产生了要帮助她的念头。在三浦为了叶山隼人而哭的时候或许让八幡看见她与雪之下的真实情感所重合,这也有可能是他帮助三浦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帮助三浦的时候,面对叶山隼人的是数次吃瘪。自己吐槽自己实在是骑虎难下。(双关语,三浦的代表动物也是老虎)

角色经历

  在第一卷中被迫加入侍奉部。

  第四卷中按照自己的想法解决了鹤见留美的人际关系问题

  第六卷文化祭寻找相模南的途中曾向材木座征求意见,最后还开玩笑地说了一句“爱死你了”。寻找相模的途中遇到川崎沙希,对方提供了线索后用了同样的玩笑,让川崎沙希每次见到比企谷八幡都会陷入混乱。

  第六卷中,由于时间紧急的情况下意识到靠叶山隼人的温柔方式带走相模是不可能的,所以采取“自爆”的方式来逼走相模。完成文化祭委托之后得到雪之下雪乃一定程度上的信任。

  第七卷中在接受到委托之前就意识到现充团体的异常,在接受户部的委托之前就提出要户部放弃的想法(主要是意识到人际关系的复杂,并且知道对方不会答应而会令到现充团体造成一种尴尬的气氛)。但最后无法经受户部的软磨硬泡,接受了委托。到休学旅行的第三日已经接受了三个委托(叶山隼人和海老名姬菜这两个是私人接受的委托,并没有告诉由比滨结衣和雪之下雪乃)从而导致最后要比企谷八幡本人再次“自爆”来拯救现充团体完成了三人的委托。也造成了雪乃的不满导致三人产生了鸿沟。

  在第八卷中被指出“当有人遇到真正的困难时你的做法根本拯救不了任何人”的话后思前想后,与之前吵架的妹妹小町和好并诉说。接受了众人的帮助,巧妙地利用人心规则与网络的威力成功保存住侍奉部。

  在第九卷中被恩师平冢静开解,本人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反思与觉悟。在第二天下定决心向侍奉部的两人寻求帮助并坦白了自己的心事。三人留下了各自的眼泪后接受了委托。在与众人完成工作(放松心情)的途中,再次获得了雪之下雪乃的信任,后者再次敞开心扉,并对八幡说“总有一天你也要来帮助我哦。”

比企谷八幡的图集

1/1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