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全部 MMD 弱音Haku 和泉纱雾 宅舞 福利 Happy Halloween 声优 漫画 Pink Cat 情色漫画老师 初音Miku 恋dance LoveLive RE0 1月新番 艾米莉亚 VOCALOID coser 动画 你的名字

冬马和纱

  冬马和纱,Leaf会社制作的游戏《白色相簿2》双女主之一。主人公北原春希的同学及邻座,是一个拥有一头黑色长发和模特般高挑身材、孤高和叛逆性格的神秘美少女。在遇到小木曾雪菜等人之前一直与北原春希两人互有好感,但在雪菜的加入后开始隐藏自己的感情,也因自己的性格和糟糕的交际能力,导致在校期间一直未表达出自己的心意。

角色形象

  身份背景

  冬马和纱是世界级钢琴家冬马曜子的女儿,峰城大附属中学3年E班的问题儿童不良少女,在钢琴等乐器上有着天才般的天赋和实力,并在多次比赛中获有优秀成绩。在学校是音乐科首席优等生,但普通科方面学习很差,被教师偏袒,享受特殊待遇,也因此被同学们讨厌。在学校经常迟到、无故缺席的惯犯,即使来上课,也是在窗边的座位上睡觉。

  相貌衣着

  一头秀长又亮丽的黑色长发,和不会输给模特的外貌,优雅的外表,白皙的侧脸,一双细长清秀的眼睛和她的那暴力性格过于相配而形成的锐利美感,给人一种孤高冷艳的形象。因为自己不会盘头发,所以一直是“黑长直”。经常穿着多为帅气潇洒的风格,以黑白色调为主。演奏钢琴时会穿黑色的礼服。

  IC五年后,打扮成熟了点,穿着改为西装短裙,加黑色的连裤袜。出门躲避身份化名东野和美时,发型改为梳子形状,会带着眼镜及帽子围巾。

  性格特点

  性格孤高,因此陷入了总是和周围人产生距离的恶性循环之中,本人则是一副毫不关心的逞强。虽然性格孤高,但是内心的孤独很少有人知道。拥有忠犬和傲娇的属性。平时的言行与其强气美女的风貌,一直被同班同学认为很难接近,抱有“大人们无法理解我”这样的冤屈,不合时代的女孩子。

  虽然表面总是在逞强,态度总是很生硬,说话还是那么冷淡,但实际上是个很温柔、很善良的人,内心害怕孤单,很胆小,很依赖人。在感情方面不坦率,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但就算如此,她那忠犬般的性格,只要能和春希在一起,无论如何都无所谓。

角色生活

  日常生活

  和纱生活在单亲家庭中,母亲将自己抛下后便一个人生活。家中非常有钱,有一个可媲美专业录音棚的地下室,有着各种各样的乐器。一天练钢琴会不间断地的十个小时以上,十小时也是和纱与春希对话的时间,因为将自己的思念全都寄托在了琴声里。

  兴趣爱好

  喜欢吃小布丁,或者是其他的甜食,不折不扣的甜食党;不喜欢吃辣味、苦味、酸味的食品,比起柠檬茶更喜欢奶茶、咖啡,至于碳酸饮料和果汁根本不喝。

  不会做饭,吃饭时喜欢吃肉,其他的非常挑食,但春希做的饭会好好地吃下去。

人际关系

  母亲:冬马曜子

  和纱的母亲,世界级的钢琴家,因为自己曾被抛下,最初总是对母亲有很强烈的敌视心理,但在与春希雪菜二人的相处中,也渐渐理解了母亲。对父亲的印象连名字都不知道。虽然嘴上与母亲总是争吵,但事实上十分喜欢自己的母亲,也是唯一的依靠。在冬马/雪菜TE中患有白血病,雪菜TE结尾则一直陪在自己母亲身边。

  喜欢的人:北原春希(きたはら はるき)

  和纱班上的班长,很爱多管闲事,在和纱班里没一个人愿意理自己时,只有春希一直在帮助和纱,上课时经常偷看春希,最初和春希两人互有好感,但二人一直不敢直视自己真实的感情。在与春希合奏时,和纱深知隔壁的“吉他君”是春希,即使如此依然默默的引导着他。对春希的爱超越了极限,即使是死,也要与春希在一起…

  雪菜TE中,即使雪菜已经与春希在一起,依旧爱着春希,无论多久…之后,对爱,变成了喜欢…

  挚友:小木曾雪菜(おぎそ せつな)

  和纱唯一的朋友,可以说是第一个,和纱称自己不擅长应付雪菜这样的人,但是又不讨厌。得知雪菜向春希告白后,因为怕伤害雪菜,选择隐藏自己感情。

角色经历

  孤独

  IC序章两年前,自己的母亲冬马曜子将自己抛下,独自前往维尔纳后,和纱便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因自己母亲的关系,老师将第二音乐室的使用权交给和纱,看着母亲所赠的钢琴,心生烦感,跟老师说话也不礼貌,但是老师反倒不生气,照样装回那卑微的笑容。慢慢的,和纱开始对这位老师及周围人全部都怀有了憎恶之情。

  最初总是有同级男生来搭讪,但自从有一人被和纱暴打后,班里也渐渐没有人与她说话了。仅仅花了一个月,和纱就把自己的人际关系摧残的不可弥补。慢慢的,和纱开始讨厌钢琴了,对于当时的她来说,这就等于憎恶全世界。

  相识

  自从开学典礼一来,已经过了两年,这两年来,和纱几乎没有与同学说过话。和纱和往常一样,在课桌上睡觉,在一次课间时,被班长北原春希叫醒,由于和纱休息的这几天,虽然课程上没什么进展,各种通知申请表却很多,全被春希整理好了,但是呆呆的春希却给性格憎恶一切的和纱带来了很糟的印象。

  在以后的日子里,春希也经常叫醒和纱,让她填写志向调查表,和之前不同,这次和纱渐渐的对春希印象有所改观,感觉到春希对班内氛围有所变化的和纱,也渐渐开始关注起春希,和纱利用自己被班上人当空气这一点,不管上课还是下课的时候,都光明正大的趴在桌子上装睡,从手臂的缝隙中偷偷看着春希的侧脸,听着他周围人们的窃窃私语。

  由于春希的关系,班主任老师等人对和纱的态度很差,希望她不要在给春希添麻烦了,和纱也决定不跟春希说话了,希望他也不要与自己说话。在放学时候,和纱也经常去自己的专属音乐室第二音乐室独自一人弹奏钢琴,经常被隔壁第一音乐室的春希的吉他所打扰,春希吉他的音色经常在和纱的演奏之中插进来,和纱一直认为春希的《White Album》弹的很烂。

  和纱不论是老师、学生,甚至是周围世界的一切,她都很讨厌,但是此时,唯独不那么讨厌现在陪伴自己的,是这份小小的噪音,现在唯一能够陪伴和纱身边的,只有隔壁那笨拙吉他而已。

  吉他君

  开始放暑假了,和纱每天都过着十分无聊的生活,在暑假前曾经想过一个人旅行的计划也放弃了,到头来一个人在家里过着每天吃了睡睡了吃的闲散生活,和纱决定去学校,因为今天是星期三,和纱知道,星期三下午,是第一音乐室轻音乐部练习的时间,等他们练习完,大概是五点半之后,隔壁的“吉他君”就会如往常一样开始练习,和纱将这位技巧极烂无比的吉他手称为“吉他君”,并且暗地里抱有好感…

  两天后,如往常一样的星期三,和纱再次出门去学校,此刻的她已经三十个多小时没睡了,夏日炎炎的一天,仿佛要中暑一般,但和纱还是坐电车去了教学楼,但这次不是第二音乐室,而是第一音乐室,和纱将自己的吉他一步一步的弹给春希听。和纱不惜练习十个小时吉他,不惜大热天来学校,不是为了补习,也不是为了弹钢琴,她只是,为了来见他,见这个既是吉他君、又是班长的、眼前这个男孩子。不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他人,和纱都说了谎,“吉他君”的真实身份,其实她一开始就知道,那份音色的笨拙、认真、不懂变通,这些特点,毫无疑问都是属于他的,从第一次听到他的音色时,和纱就知道,他就是那位啰嗦的班长。

  在那之后,和纱能够教春希弹吉他的时间,也只有一个小时而已,虽然他似乎很想一整天都这样请教和纱,但是和纱却一脸厌烦地打断了他的提问并且马上回家了,毕竟,他完全忘记了的事情,和纱还记得清清楚楚。因为如果就那样继续教下去的话,当其他乐队的成员们为了练习而来的时候,就会被眼前异样光景误会。

  心动

  马上就要学园祭了,春希的吉他还是没有长进,和纱恨铁不成钢,在想,究竟怎么做才能让他弹好?和纱拼命地思考着。不知何时,钢琴的事情、自己的事情、母亲的事情、全部被抛向脑后了,留下的,只有他的事情而已。

  和纱终于发现了,自己不用思考就能做到的事情,就是用音乐教他,将家里的各种各样的乐器搬到第二音乐室后,每个星期三,春希补习的日子,和纱的伴奏就仿佛引导着春希的吉他一般,当他弹快了就将他拉回来,太慢了就等他,音调错位就将他拉回正确的途径上,就像这样,一直到他能跟上为止,和纱一直在忍耐着,继续弹奏。她只是希望春希在接下来的学园祭上,成为即使上台也不会丢脸的吉他手,她的目的…仅此而已。

  忠犬

  某天放学,春希突然找和纱有话要谈,但却因特殊情况离开了,走时只因春希的一句”我马上就回来“,和纱表面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实际上在教室等到了晚上九点。

  第二天,春希准备送给和纱一个礼物,但是却只是一本普通的参考书,春希知道和纱的英语没有基础,和纱很失望也很哭笑不得,因为自己根本就用不着,因为自己上课从来都是无视老师而已。

  和纱当天心情很不好,于是去街上玩到了很晚,回家时,睡觉前发现那本书丢了,此时的和纱还是表面不在意,实际却大半夜如同大海捞针一般漫无目的寻找,只为了一本自己绝不会用的参考书,最终终于找到,和纱高兴的哈哈大笑,即使身体被摔伤也不在乎,因为她终于找到了。此事被官方吐槽为一一忠犬和纱大冒险。

  轻音乐同好会

  和纱与往常一样,跟隔壁的春希合奏着《White Album》,后因春希的轻音乐同好会缺人,被春希发现隔壁弹奏的钢琴的就是和纱,因出色的钢琴被春希邀请,起初和纱是不同意的,

  但受到小木曾雪菜开朗性格的影响,和纱渐渐有所动摇,两人约定,只要雪菜能说服父母同意她参加学园祭的演唱,和纱就加入轻音乐同好会。

  在和纱同意加入轻音乐同好会之后,和纱开始对三人进行训练,唯独春希的吉他还是没有长进,和纱决定单独把春希带到自己家里训练,之后,春希每晚都接受和纱的训练,进步很快,也一直瞒着雪菜。

  终于完成一首White Album了,因学园祭快没时间了,开始准备下一首歌了,和纱决定让大家去她家里练习,开始准备练习第二首《SOUND OF DESTINY》。

  生病

  由于和纱一直在给春希的歌词《传达不到的爱恋》作曲,身体终于扛不住得了感冒发烧晕在家里,被赶来的春希发现。醒来的和纱发现躺在床上,被春希照顾着,春希在雪菜的指导下做好了饭,和纱一边抱怨着难吃一边却很感动地吃得一干二净,依然在发烧的和纱,却不愿离开春希的身边,坚持要在他练习吉他时睡在一旁,和纱真实的另一面也渐渐展现在春希面前。

  学园祭

  学园祭终于到来,和纱在演出中用电子琴获得很高的人气。学园祭结束时,和纱和春希独自在第二音乐室时,春希在与和纱对话中渐渐睡着,和纱面对睡着的春希,独自吐露着心声,最终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偷吻了一下春希,之后发现不对,流泪走出教室,但这一幕恰好被雪菜看到。

  在随后的第二学期期末考试,和纱在两人的帮助下补考顺利通过。圣诞节的当天,雪菜决定去泡温泉庆祝,三人随即也约定好要三人永远在一起。

  心意

  得知春希和雪菜交往后,和纱选择接受母亲冬马曜子的建议,到欧洲留学。同时也是雪菜的生日会,和纱在机场遇到了来接自己的春希,希望自己能参加雪菜的生日会,但是和纱一直在找借口推辞,看到这样的和纱,春希爆发了,一直在质问着和纱,和纱也愤怒的质问着春希,二人互相吐露着心意,在雪中拥吻。

  第二天和纱将自己毕业出路的事向二人坦白,并希望雪菜二人好好相处,也隐瞒了自己和春希见面的事实。在出国前一晚,按耐不住对春希的思念与春希打电话并来到春希家被春希发现,从其口中得知了他真正的感情。无法用语言传达的感情,就这样,用电话的方式传达了。

  但是为时已晚,和纱带着这份情感踏上了出国的航班,之后定居维也纳。

  交错

  在CC中和纱曾被母亲精心安排回到日本听音乐会,冬马曜子将门票寄给春希后,但由于其他线路中游戏选项变黑(其实是作者的恶意)与春希擦肩而过。

  冬马TE

  IC序章剧情五年后,在CODA中法国斯特拉斯堡与春希偶遇,一周目初登场是以没穿鞋、丝袜破在雪地里出场,二周目后便得知是和纱在巴黎发现春希上了出租车,自己像忠犬一般追春希,跑断了鞋跟并且摔倒弄破了丝袜…后拒绝了当地人的帮助,把鞋去掉自己光着脚在雪中行走…

  好不容易追到春希后,二人之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对此失望的和纱准备离去时,春希看到了和纱脚上的伤,和纱隐瞒了脚上伤的来历,被春希背着带到了酒店处理伤口。

  很快两人因工作原因重新接触并擦出火花,母亲得知春希隔壁是空房子后,租房子给和纱,两人成为邻居并且隐瞒着雪菜。春希在为和纱贴身采访的同时,也帮助和纱准备家具,两人的关系也越来越近,春希也再次背叛雪菜。

  音乐会当天,即使和纱千叮咛万嘱咐,春希依旧没有来,反倒跑到雪菜那边发泄自己情感…而且还求婚了。得知春希没有来后,和纱伤心不已,独自躲了起来,后被春希在和纱家中发现。

  在听闻母亲患上白血病后几近崩溃,同时春希亦直面自己内心最终选择了用一生只守护和纱一人。在春希背叛了自己身边的一切后,和纱与雪菜私下见面,和纱本想毁掉自己的手来向雪菜赎罪,但被雪菜阻止。最后一场音乐会时,得知雪菜失踪的春希终于雪菜见面,随后两人和好,此后经历了种种风雨的两人最终离开了日本,定居于维也纳。

  两年后,雪菜拿起来春希昔日留下的吉他,雪菜及好友们将自己的弹唱的《POWDERSNOW》视频发给了春希和纱,用德语以你们还好吗,自己依然还在唱歌收尾。

  冬马NE,又称浮气线,花心线,与TE不同的是,这次主人公并没有那么专一,与雪菜冬马两人依然纠缠不清,优柔寡断。

  最初时春希坦白了自己与和纱见面的真相,然后中途又与和纱纠缠不清,余情未了。音乐会时没有去和纱那里,反倒跑到了雪菜那里发泄自己的欲望…并且隐瞒了自己与和纱的事情。雪菜那边也因此两人和好,春希向雪菜求婚,但敏锐的雪菜内心已经发现了自己被欺骗了,即使如此,即使自己被欺骗,也要与春希在一起。

  音乐会结束后春希听到了录音笔里的和纱的告白,再次踌躇不前。得知和纱音乐会不知所踪后,在和纱家里找到和纱,并吐露出自己的心意至今未变。两人在一起后,再次瞒着雪菜与和纱交往。

  雪菜生日当天,和纱知道春希的订婚几经崩溃,春希则是再次撒谎去与和纱见面。

  而和纱,爱的更深,平时为了春希可以不惜背叛一切,但是这次,却放弃了自己的幸福,离开了春希。

  结局

  在游戏Mini After Story短篇《幸せへと戻る道》中,和纱与春希低调结婚两年半后,在维也纳偶遇雪菜并获得谅解,半年后两人回到日本,并在春希和母亲的策划下,在峰城大附中第二音乐室中,于亲友的祝福之中穿上婚纱,举行了正式的婚礼。

角色歌曲

  专辑

专辑名称 发行时间 语言
TVアニメ WHITE ALBUM2 かずさクラシックピアノ集 2013-12-25 钢琴曲

  主题音乐

  【曲子名】言叶にできない想い(无法言喻的思念)

  【所属专辑】WHITE ALBUM 2 Original Soundtrack ~introductory~

  【作曲/编曲】衣笠道雄

  角色歌

  【歌曲名】心はいつもあなたのそばに(冬马NE片尾曲)

  【所属专辑】WHITE ALBUM2 ORIGINAL SOUNDTRACK~closing~

  【作词】须谷尚子

  【作曲】下川直哉

  【编曲】衣笠道雄

  【演唱】津田朱里

  【歌曲名】Closing(冬马TE片尾曲)

  【作词】须谷尚子/下川直哉

  【作曲】下川直哉

  【编曲】衣笠道雄

  【演唱】上原れな

冬马小三

  这涉及到一个问题,恋人之间的冷战状态算不算恋爱状态?如果算的话,冬马算第三者介入是没什么可说的。当时斯特拉斯堡后两人是进入冷战状态(“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想一想”,是不是个很熟悉的语调?)

  但是一部分人认为,冷战状态中,在自身调整完毕完全等待对方回应的过程中,为了某些理由——“比如寂寞啊,比如找下家啊,比如欲擒故纵啊,等等”——去寻求新的感情对象是不能被指责的,因为不算恋爱状态了。(各位男男女女们想想自己的恋爱史是不是有这种人出现?)感觉每个人的恋爱故事里都有个这种人,也就是可以粗暴地认为,世界上有50%左右的人认为“恋人之间的冷战状态不算恋爱状态”。这部分人不会认为冬马是小三。

  大部分现实是,一些恋爱经验不多的人,在两人关系发生变化的时候希望通过长考来获得爱情观的刷新,以新的爱情观重新评估这份感情。但是既然是新的爱情观了,那么旧的爱情看起来就可能不是那么正确了。何况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对外来意见的入侵是没有抵抗力的。所以我可以说,一个恋爱经验不成熟的人说“我要一个人想一想”的时候,已经把这段爱情当做升级的经验书了。无论是为了不浪费时间去找个下家,还是为了欲擒故纵将对方拉回自己身边,主动进行活动肯定是比等待更有价值的策略选择。

  所以如果一个人问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是否能够选择等待,他的回答是“否”的话,我觉得他/她就没有资格说冬马小三。

冬马和纱头像

冬马和纱头像
冬马和纱头像
冬马和纱头像

冬马和纱的图集

1/11